相关文章

广州大众搬家公司|搬家行业,一场混战何时休

广州某搬家服务部安排3名工人和司机到良庆区大沙田某出租房为业主搬家,因小区道路狭窄,车辆无法到达最近位置,搬运工人要求加收距离费。业主表示已谈妥价钱,不同意另行支付。其中一名工人何某因此故意把业主的碗碟掉落在地上,业主认为不吉利,指责何某。双方争执不休。何某一气之下,挥拳将业主打翻在地,致使业主颅骨骨折。后来,何某被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。

业主杨先生雇佣广州某搬家服务部从广州海珠区搬到越秀区,过后清点物品时,发现一台相机、一箱山黄皮、若干瓶茅台酒等物品丢失。杨先生找到搬家方,该搬家服务部称丢失物品与其无关。因杨先生当时没有与该搬家服务部签订合同,最后此事不了了之。

广州市运输搬家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何登红透露,最近也发生了几件“大事”:一搬家方吊装搬运时,弄坏了业主的红木家具,所产生的3000多元维修费争执不下,最后由业主埋单;今年国庆前夕,一业主请“野马”搬家后,原来好好的空调不能制冷,随后怎么也找不到“野马”搬家工人,只好向协会求助。

记者暗访“野马”搬家“借车也搬”

“野马”搬家主要出现在部分城中村、建材市场附近、停车场附近、偏僻小区门口等,其特点有两大类:一类是车子停靠在路边,车头有个写有“搬家”、“空车待货”等字样的牌子,并留下手机号码,货运、搬家业务均揽;一类是看不到人车,只有街边、小区各处的小广告,写着“专业搬家”的字样。记者走访南宁大沙田、龙腾路等处,均发现了类似现象。业内人士表示,有资质的搬家公司即便在小区宣传栏贴广告,也是有品牌名称的,此类没有名称的“专业搬家”,基本上属于“野马”搬家。

记者拨通广州龙腾路一“专业搬家”广告电话,接听电话的是一名男子。他说,他有一辆货车,属于“一个人的搬家”,但如果业主需要多辆车和多名搬运工,他可以搞定。至于搬家报价,要看业主家里有多少东西,有什么东西,然后估算计费,也就是说,工人到业主家里查看一番后才能定价。记者提及规范搬家公司都是按车收费(有大车、小车之分)时,该男子马上改口,称也可以按车计费,一般每装满一辆中型车(车身长3米)500元,每装满一辆大型车(车身长4米)收1000元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与规范搬家公司每辆大型车300~350元的报价相差悬殊。此外,吊装红木家具时,两者报价情况如出一辙。广州塞纳维拉花园小区业主施先生曾咨询“野马”吊装搬运红木家具,结果报价高达1.3万元,而规范搬家公司的报价在1000元左右。缘何如此?广州搬家网负责人潘先生表示,这是因为,“野马”搬家“看菜下单”,业主若懂行情,就先报低价,如报200元或250元一车,然后在搬家过程中找“理由”加收费用;业主若不懂行情,就直接报高价,宰一个是一个。

对于“野马”搬家人员来说,自己没有车也承揽搬家,无疑加大了搬家风险。由于借车后,另请的司机缺乏搬运经验,在装载家居物品时,难以做到很好的保护。业内人士表示,无车也做搬家的现象在南宁时有发生,主要出现在一些曾在搬家公司干过的搬家工人,想单干又缺实力,便用此法“借鸡生蛋”。

市场冲击老牌搬家公司难做强

上世纪90年代初期,南宁诞生了一批老品牌搬家公司,如大众搬家、人人搬家、周到搬家、为您搬家等。20年来,这些老牌搬家公司受行业门槛低、行业乱象影响,有的落入低潮,有的转型,有的难见身影。

在行业里,大众搬家曾一度盘踞老大地位,最辉煌的时候,该公司拥有17辆车,几十名工人。如今该品牌交予他人管理,只有几台车。大众搬家的运作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现在经营两个搬家品牌,除了大众搬家,便是吉日搬家,“老板也希望我把大众这个牌子做起来,不要浪费了这个已有24年历史的牌子”。

何登红16岁进入南宁搬家行业,至今已在该行业“混”了22年。最初,他就是在大众搬家、人人搬家等公司干搬运工。后来自己开搬家公司,并组建搬家协会。对于大众搬家的变化,他感到惋惜。大众搬家的很多人工、业务资源都被员工拿走单干,形成了良莠不齐的搬家市场,致使大众搬家辉煌不再。